后疫情时代,高校继教转型发展探秘

2020-08-07 17:37:03

  “新冠肺炎疫情促进了社会对在线教育的认知,成为推动我国教育现代化的加速器。”全国高校现代远程教育协作组秘书长严继昌指出,提高教育质量、促进人才培养,是推进在线教育发展的根本目标。 如何保证在线教育与面授教育实质等效,对在线教育来说是一场大考。

  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破了世界的平静。在防疫常态化背景下,成人教育如何在保障教学质量的前提下快速将面授转为线上?网络教育如何更好地发挥优势、创新发展?非学历教育如何抓住机遇培养人才?

  6月30日,由全国高校现代远程教育协作组、《中国远程教育》杂志社、超星集团主办的“后疫情时期高校继续教育创新与发展研讨会”,通过汇聚各方力量,凝聚多方智慧,聚拢优质资源,为后疫情时代高校继续教育有序、高质量发展提供思维、方法和路径,以及切实有效的解决方案。来自全国的千余位行业同仁齐聚云端,共同探讨新挑战、新机遇下继续教育的创新发展。研讨会由《中国远程教育》杂志社副社长李桂云主持。

  行业共同战“疫”迎大考

  4月21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表示,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空前的教育中断,全球至少191个国家和地区采取学校停课措施,至少15亿学生和6300 万名中小学教师受到影响。“在线教育是疫情期间绝大多数国家确保教育连续性的唯一方法。”全国高校现代远程教育协作组秘书长严继昌表示,此次疫情促进了社会对在线教育的认知,成为推动我国教育现代化的加速器。他强调, 提高教育质量、促进人才培养,是推进在线教育发展的根本目标。如何保证在线教育与面授教育实质等效,对在线教育来说,是一场大考。

  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教育部及时提出“停课不停教、停课不停学”指导意见,此后,试点高校在做好自身网络教育教学工作的基础上,积极服务校内全日制本科生、研究生教育教学工作;开放平台资源,为千百万大中小学生提供多样化的网络学习支持服务;开展专题培训,助力脱贫攻坚和疫后企业复工复产。严继昌介绍,据不完全统计,截至4月下旬,远程教育战线已免费开放各类学习平台近200个,各类课程资源100万余门,捐赠各类医疗用品、设备、专项基金价值超亿元,千万学习者获益。

  《中国远程教育》杂志社副社长李桂云表示,在行业门槛越来越低的情况下,作为在线教育的“国家队”,网院、继教院、开大(电大)如何担当新作为,作出新贡献,同样是一场大考。她介绍,《中国远程教育》杂志社从大年初一开始就推出有关行业疫情防控的报道,在业内引发广泛关注。 由《在线学习》杂志策划的相关封面专题及“大考”系列访谈,赢得了教育部领导和行业专家的一致好评。

  “继续教育行业从业者众志成城、主动担当的精神令人鼓舞。采访中我们也在思考,为什么有着丰富经验的网院、继教院,没有在‘停课不停学’的抗疫行动中占据主导地位、发挥顶梁柱作用?”李桂云表示, 此次疫情是挑战,更是机遇,高校网络教育和继续教育一定要升级、与时俱进、开拓创新。

  “这场大考,在考国家的网络综合水平、学校的信息化建设水平、老师的网络教学水平,也在考互联网教育公司的网络教学服务水平。”作为高校教育信息化发展的服务商,超星集团总经理阙超介绍, 面对此次大考,他们利用自有在线课程平台,统筹整合各方教学资源,提供丰富多样、可供选择、覆盖各地的优质网络教学资源,全力保障线上教学活动顺利开展。

  以“学习革命”促进“质量革命”

  面对此次挑战,得益于对在线教育的提早布局,有些高校能够从容应对,继续教育招生不减反增,教学活动有序进行;有些高校则深刻反思,纷纷寻找破局路径;对于提供高校信息化发展解决方案的服务商来说,无疑迎来了一场巨大的机遇和挑战??无论哪一方,都充分而深刻地认识到线上教学的不可逆性以及转型的重要性。

  “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我国经历了一场全球最大的在线教育演练,在线教育彻底改变了教师的教、学生的学、学校的管,更改变了教育的形态。一个人人皆学、时时可学、处处能学的终身学习架构体系在中国大地上初步建立起来。”天津大学远程与继续教育学院院长殷红春指出, 疫情期间的实践证明,在线教学与课堂教学实质等效不仅可以做到,一些关键指标甚至可以做得更好、更有效。

  殷红春表示,疫情加速了他们对在线培训的探索,他们将在线培训的三大要素即平台、课程和服务紧密结合起来,探索出独具特色的PCS-OMO模式。他指出, 在平台设计和选择时,要带有线上线下融合的特质;在课程设计时,要把线上的授课和线下的实践紧密结合起来;在服务设计时,不仅要围绕线上学习,也要把线下实践和促进组织水平提升融入进去。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继续教育学院院长耿焕同分享了2017年以来,学院开展线上教学转型探索的实践经验和思考。此次疫情,正是对学院过去两年多实践的检验。

  耿焕同介绍,目前,学院已经形成“云学习”和“云服务”的函授教育体系,实现了“在线+面授”的混合式教学模式;破解了工学矛盾;建设了具有南京信息工程大学品牌的继续教育在线学习平台;实现了学校继续教育在线课程从无到有的突破;统一了课程讲授,规范教学有了标准;大大降低了函授站办学成本;大大方便了学员接受高等学历教育。所有这些,都为全面提升人才培养质量以及可持续发展创造了条件。疫情期间,该院加快了新版教务管理系统启动使用,服务教学运行与管理,进一步提高管理效能。同时,出台相关教学工作指导意见,确保了函授教学有条不紊开展。

  对于为高校提供教育信息化解决方案的服务商来说,疫情无疑给他们创造了巨大的机会。超星集团副总经理秦波涛介绍,疫情期间,全国2000余所高校使用超星教学平台进行教学,超星在线教育平台成为疫情期间高校使用最多的平台之一。

  秦波涛坦言,疫情期间平台访问量的激增,给平台带来了不小挑战。为了保证服务质量,超星集团紧急投资1.23亿元人民币进行网络扩容,保证疫情期间各高校平台稳定运行,确保高校在线教学的效果。秦波涛介绍,从大年初二开始,超星集团所有技术团队紧急对平台服务器和网络进行扩容,积极准备各种应急预案。不到4周时间,便将日访问量十亿的平台改造为日访问量超百亿的平台。

  在线教育常态化将成必然趋势

  “作为人们随时随地学习、移动学习的最佳形式,此次疫情促进了社会对在线教育的认知,成为推动我国教育现代化的加速器,将加速高校教育教学模式改革进程,全社会更加期待在线教育更快更好发展,惠及全民。因此,在线教育的常态化将成为必然趋势。”严继昌在致辞中做出这样的判断。

  对此,殷红春持相同观点:“高校继续教育不可能也不应该退回到疫情前教与学的状态,‘互联网+’‘智能+’的在线教学已成为世界教育的重要发展方向。高校继续教育要把握机遇,勇敢应对挑战。”对于高校继续教育如何实现转型,他提出了三点想法。

  一要转阵地。他指出,中国是世界上在线教育土壤最肥沃、基础最好的国家,继续教育应该把握机遇,构建好的学习模式,从线下积极转型到线上。

  二要转理念。对在线教育的理解,不应仅仅是把线下课堂搬到线上,还应该去研究如何整合好的教育技术、教育资源,共同服务在线教育。未来的在线教育应该是OMO模式,即线上线下融合的模式。“教育行业OMO目前主要有三种形态:线上教学,线下服务;线下教学,线上服务;线上教学和服务同时兼具线下的教学和服务。”

  三要转评价。怎样看待继续教育在促进社会进步方面的作用,怎样发挥非学历继续教育的作用,应是高校继续教育亟待解决的问题。

  秦波涛认为,后疫情时期,既不会像疫情期间完全走纯线上的形式,也不会回到疫情之前的状态,而是会采取“互联网+继续教育”的混合式教学模式。为应对后疫情时代在线教育常态化的到来,超星集团针对在线学习、直播、考试、大数据分析、管理、微服务等继续教育信息化方面进行了功能的升级和创新。

  会上,超星集团高级项目经理何鑫、罗杰,分别系统介绍了超星集团面向高校继续教育专门打造的非学历教育整体解决方案及超星智慧考试系统的独特魅力和优势。

  院长对话环节,燕山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副院长张宁、北京联合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副院长车雅军、华北科技学院继续教育学院院长邢红宇,分享了参加研讨的感悟和思考。他们通过疫情期间各自学院开展在线教育活动的情况,以及未雨绸缪,提前布局在线教育,进而从容应对此次疫情的实践经验,给参会者提供了切实可感的案例参考。